多元宗教世界裡的實相

主講: 第十二世廣定大司徒巴
日期: 西元2016年5月9日
地點: 史丹佛大學紀念教堂

主持人先生(註一),牧師(註二),尊貴的來賓(註三), 各位女士們 , 先生們, 各位佛門兄弟姐妹們:

IMG_0569像我這樣一位所謂靈性的人士,來到這樣一個充滿靈性的環境,站在這樣神聖美好的殿堂,感覺真的很美妙。我想對教堂和斯坦福大學的教職員邀請我來講述「多元宗教世界裡的實相」這一議題,表達由衷的感激之情。非常感謝。

事實上你們給了我一個很大的任務,「多元宗教世界裡的實相」, 從這其中能講出百萬個詞彙,也蘊藏著百萬個話題。從我自己的角度來看,處理這個問題的唯一方式就是簡化它。所以首先我會用自己的方式簡述並與你們分享。

宗教,從人類而所演繹示現。它是為了造福人,也為了讓人類能造福所有其他眾生而來。故此, 實相就是每個有情眾生與每個人之間所擁有的共同利益和信念。

各位先生女士們,而大家所共通追求,一致信仰的就是: 沒人想受苦,大家都想快樂。那就是實相, 不是嗎? 這樣說,大家同意嗎?(眾答:是) 好,那這就是「多元宗教世界裡的實相」的簡化版。我也可以把它套換成「多元文化世界」,或是「多元種族世界」甚至「多元有情世界」這樣的字眼。你知,一切有情,大的小的,遍滿虛空,每個有情都有共同點,那就是沒人喜歡痛苦,每個有情都喜歡快樂。對我來說,這就是實相。現在我可以加多點闡述了。因為我覺得略為安心 。我已經從我的角度簡化了這個標題。現在我從你們的角度來多做些解釋。

實相的定義,它分兩個層面,一個是相對實相 (世俗諦),另一個是究竟實相(勝義諦)。如果將這個概念應用在所有的宗教上,可以看到每個宗教都有自己特定的教條,特定的宗教儀式,特定的修持方法。看起來各個宗教間極其不同。甚至同宗教間也有某種程度的差異。但當我們談到究竟層面上時,則所有宗教是共通一致的。

每每你們從佛陀那裡祈求想得到什麼,從上帝那裡想得到什麼時,你們總有很多的希求。有的人想要更健康,有的人想要更好的房子,有的人希望他們的孩子在教育上有成就,有些人希望他們的生意可以更好,有些人想讓自己的工作更順利,有些人想要得到心靈上的平靜。人們的眾多願望都冀希著他們的信仰能提供。但在究竟層面來說,每個人的至高信仰,對佛教徒而言是佛陀。對於其他宗教,我不能真正的代表他們,但因為我曾經在許多參與的信仰研討場合和會議中探討這些, 我想 「主」(God) 這個字眼,或可用來代表其他宗教的信仰。這樣關於「主」的究竟定義,跟「佛陀」在究竟上的定義,就能自然而然的歸結為一。那就是,有一個比現在的你更偉大的一種存在。

我們知道佛陀比我,比你,比現在你們中的每一個人都偉大。因為我是一個佛教徒,所以當談論到佛教的時候,我可以講的很權威。然而我尊重每一個宗教。我並不是在賣弄所謂的外交辭令,我不是個長袖善舞的外交人士。事實上我是個務實的人,希望你們沒有失望。

我這樣說不是為了取悅任何人。但我從心裡相信,當一個人變得純凈時,他或她從最究竟的本源覺知到的一定是純凈的、好的。從這個純凈的「我」中,除了純凈以外,不會看到其它任何東西。即使是在不純凈裡,也能覺知到不純凈事物的本質終究是純凈。

在佛教裡,佛陀說沒有根本的惡,沒有根本的壞。在究竟層面上,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每個人都是完美的。在相對層面上,目前我們有些人有時完美,有些人有時則稍微的不完美。但在究竟上,每個人都是完美的,每件事都是完美的。「好」是究竟,「壞」並不是究竟。「善」是究竟,「惡」不是究竟。所以,善與惡之間沒有戰爭。知道嗎?是那個「究竟的善」,把「惡」轉化成「善」。這就是究竟。

讓我舉個簡單的例子。當你生氣或嫉妒時,你知道,嫉妒是非常邪惡的。有人受苦時你不會嫉妒,而是當有人高興時你嫉妒。你不認為那很壞嗎?那真的很壞耶,挺嚇人的。但這是事實。當人有麻煩時你不會嫉妒。你不會嫉妒著說:「哦,怎麼我沒有這種麻煩,而是他或她有這種麻煩呢?」你永遠不會這樣說。嫉妒是非常邪惡的,在我看來比憤怒更邪惡。憤怒當然也不好,但不如嫉妒那樣邪惡。

你知道當你憤怒時,其他人可以看到你在生氣,他們可以籍此保護自己免受你的傷害。當你生氣時,你沒有什麼效率可言。因為憤怒使你發抖。剛才主持人提到功夫。(註:主持人開場介紹時提到仁波切會功夫。)如果你氣到發抖的想打人,通常都不管用的。因為你會沒有力道,沒有準確度跟智慧,憤怒會占據了你的全部。

但嫉妒真的很壞。因為當有人嫉妒你時你是不會察覺到的,它會讓你在毫不設防的狀況下受到傷害,而那人還會在一個安全的距離外瞧著你受苦。是的,它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壞的。我認為目前在這個世界上正在發生和過去所發生的絕大部分最惡劣的苦痛都來自於嫉妒。那些用各種不同的形式,精心算計讓別人痛苦的策劃,多來自嫉妒而不是憤怒。

我們來看看嫉妒。如果你開始嫉妒,你感覺到你在嫉妒時,你應該警覺並保有正念。所以當它從內心升起時,你就能覺知。當你一旦看到並能讓自己放鬆地只是看著它,所有因嫉妒而起的邪見就能變得澄澈明透。你什麼事都不必做,嫉妒就自然消散了。你甚至還能將嫉妒轉化為欣賞。有人事做得很好,現在你了解到你的嫉妒竟是來自於見不得別人的好,當你了解到那是多麼的愚蠢,那種想法是多麼的駭人, 你肯定一點都不想跟嫉妒有什麼關聯了。那接下來呢?當然就會想說,為什麼不呢?(Why not?) 為什麼不呢?我想要快樂, 每個人也都想快樂。所以,那個人得到一點小小的快樂,一點小小的成功,一點小小的榮耀,我該為他感到高興,為她感到高興,為他們高興。這才是接下來該發生的。

每個宗教,每種靈性組織都教導我們要寬容,慈悲,愛,善良,開明。這樣一來當你如實修持所有這些時,你會發現它們是如此的美妙,如此的美麗。你自己則從內療愈了自己。你可能打從內心承受過許多痛苦,但一旦你意識到,不僅僅是我一人不想受苦,所有的有情眾生都不想遭受這樣的痛苦。因為自身正在承受痛苦,而看到了痛苦是什麼。這樣,你就會深切的同情和尊重所有正在痛苦中掙扎的有情眾生。依此,你會真誠地希望沒有人受苦。有時候你會很驚訝自己甚至會進一步想, 讓我的痛苦囊括眾人的痛苦,希望我可以代替他人受苦。因為我此生已經受了這樣的苦難,既然都已經發生了,就讓它成為消除眾人苦痛的解藥吧。所以你絕對不要說:「為什麼是我?」(Why me?)

當有些人遇到問題時很多時候他們會說:「為什麼是我?」聽到那樣的話我都很痛心,真的。今後你可以改說,「為何不能是我?」(Why not me?) 如果你同意我的觀點,請說:「為何不能是我?」(聽眾隨仁波切一起複誦 Why not me?)

當有人快樂或者做的好時別嫉妒,你要說:「為何不該是他們?」(Why not them?)「為何不該是他們?為何不該是他們?」(聽眾隨仁波切一起複誦)我很高興,至少我設法讓你們從嘴裡講出這句話來。(眾笑)然後,下一步,我想你們可以做到心口合一。(眾又笑)

IMG_0565在座都是美國人。我第一次來到美國是1981年,我後來注意到美國人,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有什麼感受就直接表達。我不能代表每個人,但至少那些與我很親近的一些美國人他們是這樣的。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就不是這樣,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所有我認識的人都是這樣的。當他們高興時,他們表達高興之情,當他們不快樂時,他們也會表達出他們的不快樂或就默不吭聲。如果他們願意,他們就會幫人一把;如果他們不願意他們就不幫。他們還真的就不幫。

當有人幫我做了件好事時,我通常會說:「非常感謝你,我真的帶給你很多麻煩。」你知道我的一些朋友會這樣回我:「如果不是我想幫,我就不會為你做這些,所以別謝我」。看吧,這就是美式風格。(眾笑)

所以呢,當你們剛跟著我重複的念誦那幾句時,我知道你們中大部分的人是心口合一的,否則你們才不會因為我叫你們跟著念,你們就跟著我念的。我什麼人啊?你們會說:「你以為你誰啊? 敢指使我說話。」(眾笑)是的,我喜歡這種方式,我什麼人啊?我什麼人啊?然而當我誠心地說時,你們跟著複誦,我認為這是我和所有現場聽眾之間的一個大成就。當然並不意味著我們該去尋找痛苦,當然不是這樣。我才不會去自找苦吃,肯定不會。

我本想補充點說明,但我認為在這聖殿上,我得注意我所說的話。(仁波切轉身合掌向主殿致敬。眾笑) 所以我不會說些我平常會在其他場合中說的話。在佛殿,在基督的聖殿,在主的聖殿,我們要注意我們說的話。是的,這非常重要,這是種尊重的表現。神聖的事物必須給予尊重。

從今天開始,我,你,我們全體所有的人,當然我們會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來避免問題發生。但當有不好的的情況發生時我們都將該有這樣的自然反應,我們要學會說:「為什麼不是我?」而不是:「為什麼是我?」好嗎?如果它注定會發生,就讓它發生在我身上。我並不是有意冒犯。我們知道什麼是痛苦,但是外面很多人他們不知道什麼是痛苦,因此他們痛恨受苦。他們會說:「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是我」這句話意味著什麼你們知道嗎?要聽懂箇中含義,它等於是說「為什麼不是其他人呢?」 我的天,我不敢相信我把這話說出了口, 但邏輯就是這樣的。

當有人快樂,當有人做得好時,通常都是我們認識的人吧。嫉妒很奇怪,你不會嫉妒陌生人。如果有個人舉辦一個大的慶宴,大派對,你會去享受,拍照,談論和贊美。但如果是你認識的人或是你自己的宗教,家人,朋友圈,你才會起嫉妒。你不認為這很奇怪嗎?但嫉妒就是這樣的。所以當有人做得好時不要說:「為什麼是他?」或「為什麼是她?」而要改成「為什麼不該是她?」 ,「為什麼不該是他們?」「太好了,是他。」「太好了,是她。」「我隨喜。」從今天起,我想我們應該重申一下,今後這想法要能在我們頭腦裡自發產生。

我的腦袋現在生出了許多想法,但我得注意那裡,(仁波切轉身瞧瞧後面的耶穌像,眾笑)我得注意我的嘴。人們認為我挺有趣的,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天生就是這樣,能怎辦?(眾笑)但是,做什麼都該有個限度。幽默等等該有個界限,所以我還是乖一點的好。

IMG_0566我們來看看本世紀跟上個世紀的人 。我是屬於二十世紀的人,你們中大多數的人是二十一世紀的人。在上個世紀和本世紀的人中,有我們偉大的典範,像已故的特雷莎修女,她就是發揚人道精神的偉大典範。我們可以看到她如何實踐對別人的慈愛。還有目前尚在世的,尊聖的達賴喇嘛,他是個完美的典範。我們都看到他是如何在世界各地教導傳播慈悲和關愛的。他自身就是慈悲和愛的化現。我們有他這樣活生生的例子。這些偉人都曾經或還正在竭盡他們所能的以行動來示現,而我們作為見證人等,則應該追隨他們的足跡。

沒有什麼好事好到我們無法去跟隨的。並不是說有些事情太偉大太美好到跟我們沾不上邊的。絕沒這回事。對我來說,佛陀在二千六百多年前獲致證悟,我也想要達緻同樣的證悟。這不是什麼狂妄冒昧的事,這是正確的事。我想,在這神的殿堂,耶穌基督,他曾經為人類所做的,如果我能講幾句冒昧的話,我想,我們該要跟隨他,他是我們的榜樣。並不是如果我們說了希望能像他一樣去做他曾經為人類做過的那些好事這樣的話會是錯的,它應該是正確的。作為一個佛教徒我能這樣說,因為我總是說:「願我能成佛並幫助一切眾生成佛。」這是佛教徒所能做的最正確的事。這不是野心,並不過分,也不是不尊重。想要成為像他一樣的人,這是對佛陀最根本的尊重,對佛陀最究竟的感恩。

回到「多元宗教世界裡的實相」這個主題。目前在我們現處的這個世界,我們需要用盡一切來解決人類目前所面臨的,最緊迫的一個問題。

問題是什麼?在哪裡?問題的根源在哪?它在這裡。(仁波切指著自己的頭)就在我們自己的腦袋裡。我們有豐富的知識,這非常好。但是,如果我們不轉化我們的知識,它就不能成為智慧。打個比方,像吃東西,當我們吃很多食物時,如果我們能夠消化,它會讓我們健康。但是如果我們不能夠消化並把熱量燃燒掉,它就會變成肥胖。在我們這個世紀存在一個很大的危險,就是我們可能變成一群知識肥胖的人。我們知道的太多,但我們卻無法將知識轉化為智慧。這樣知識將成為一種負擔而無法發揮其利益。

史丹佛大學這地方,是個提供智慧的機構。智慧基於知識。當我看到這美麗的教堂、這堅固的教堂,我說堅固,就像紅木一樣。紅木的枝幹高高的向天空伸展,而根則深深的扎入地裡,那是堅固的代表。我看到這地方每一個小細節處處都充滿著堅固、美麗、思想和奉獻。哦,不是的,其實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不小,都很大。(仁波切指著教堂周遭)它象徵著人類並沒有失去希望。在這個教育中心的中央矗立著這智慧中心。知識的最終是要能將它轉化為智慧。對我來說,這是這棟教堂建築物矗立在這大學中心所帶給我的涵義。那是當我一走進長廊看到這棟壯麗的建築物時,立即躍入我腦海的想法。

我偉大的上師們總是告訴我,把你所學的好好實修並應用到你的生活中,你的知識就能轉化為智慧。否則你的知識僅會留於資訊層面,你還會在那些沒有這些知識的人面前因為自己知道的多變得更驕傲。所以,知識一定要能轉化成為智慧。

我感覺很好,我可以再談上幾個小時,如果你們要,我可以一直講到明天。因為在這個偉大的教育中心,有這樣一個如此堅實,如此美麗,經過如此深意而建造的這樣的一個精神殿堂,我簡直感覺太好了。這不是一個為了做些小小祈願,颳陣風就會被吹走的小地方。不是這樣的。它經歷了幾次大地震都尚存無恙。你可以由這些在兩次大地震之後所新增的結構,看到整個學府對於這個地方多麼的珍視。他們不想它倒塌,他們要它永遠矗立在這裡。當然沒有所謂的永久。永久是很長的時間,永久意味著數十億的世紀。但它會存在一段以數百年計的很長的時間。起碼,這是這裡每個人的冀希。

從本質上來說,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夠擁有智慧的潛能,因為本初智是我們的本質。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你在生活中碰到問題,如果你說讓我一個人靜一靜三十分鐘,然後坐下來,放鬆,冷靜。冷靜下來,伙計們,冷靜下來,這樣你就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如果當你碰到問題時變得歇斯底里,你將永遠找不到解決方案,反而還會讓它變得更糟。但如果你只是坐下來,冷靜下來,問題的解決方案就會從內而生起。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本初的智慧,自性佛。

作為一個佛教徒,我可以大聲且清晰地說,我們每一個人本身都是佛的廟宇,佛在我們每一個人當中。所以我們最好別做任何不好的事情,因為我、我們自身都是佛的廟宇。這我可以大聲清楚的這樣說。然而我同時也真的相信,這我不想太大聲但想清楚的說,我希望我沒有太冒昧。在這主的殿堂裡,我們自身就是主的廟宇,主活在我們自身當中。我們最好別做任何的事情讓自己變成不是。這樣不好,因為我們就是主之廟宇。我希望我沒有太冒昧。但是,(仁波切大聲的說)我們自身就是佛陀的廟宇,這我可一點都沒狂妄。因為這是我的偉大上師們給我的教導,這是我一輩子都在試圖了解的。從我一歲半到現在六十三歲,我一直在盡全力而且我會一直繼續努力,直到此生結束。我祈願我會盡未來生繼續努力直到我證悟成佛。如果能在一百世裡成佛,那我就算中了頭彩。(仁波切轉身合掌不停的對耶穌像說抱歉,因為在教堂裡口吐賭博術語不雅。聽眾們則給予熱烈掌聲。接著仁波切想到另一個替代用語。)我想可以稱之為紅利,大筆的紅利。但如果需要一百萬世的話,也沒有什麼問題。那就是每一世我都能進步百萬分之一。

這一世,我好快樂。我很高興能與在場的各位一起,跟你們所有靈性的人士,教育界的人士,這麼多善良的人士,我們都願意為那些不在這裡的人做任何我們可以做的一切。外面那裡有數以幾百萬的人, 而我們都願意盡我們所能讓他們能夠體會我們所體會到的。我感覺極好。

天啊,我感覺真好。說真的,我感覺簡直就棒極了。那是我的上師們的加持。那是佛陀的加持。佛在那裡(仁波切手高指向上),也在這裡(仁波切手指心間)。當外在的佛陀和內在的佛陀這兩者相遇時,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和它相比。我保證,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與之相比。

應這個傑出的學院機構及這個傑出的涵括基督教及佛教的靈性院系所要求,我十分開心與你們分享這一切。猶太教及同時在場的還有許多有其他信仰的代表,我也十分開心能與你們分享。我不是僅僅因為能站在這個講壇上而開心, 當然這是一種加持。很多偉大的言論從這裡產生,經由個人帶到每個家庭。藉由在這裡聽到的教導和信息,很多殊勝且正向的種子被深植在這些家庭裡。我當然感到非常高興和榮幸。但是我的快樂指的並不是那樣。而是在這一生,能夠做我自己。我不是指那個我應該代表成為的那個人。我好像該要成為一個非常神聖,非常重要,非常偉大,非常這個,非常那個的人。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僅僅領受到我領受過的所有加持,和僅僅能夠非常榮耀的修持我的修持,這些就足以讓我感到非常好。每一刻都過的棒極了。

IMG_0570所以,我祝福你們。你們每一個人一定都有跟我相同的感受。我很確信你們也覺得很棒。(眾笑)你們看起來都棒極了。(眾笑)當你們大聲笑時,笑聲棒極了。(眾笑)我祈願你們可以一直這樣,讓這個輝煌的智慧種子永遠從你的內在成長。不僅僅為了你自己,而且也為了每一個人。如果有一刻,你改變了想法只是為了你自己而成長,那它就會停止生長。我提醒你們,所有一切好的事情都必須為了利益每一個人,所以別自私好嗎?請不要自私,因為自私是所有邪惡的根源,自私是所有苦難的根源,所以即使是好事也會變壞,所以不要自私。

當然,照顧好自己,吃好睡好,做你喜歡做的事情。但要保持覺知與正念,有原則,有紀律,帶著榮耀地去做。如果你能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榮耀,那就很好。那一定得是好的。因為如果是不好的事情,你絕不會感到榮耀的。

給你們所有最好的祝福。感謝你們來到這裡,感謝你們接收到你們所接收到的一切。這不是來自我個人。我只是條電線、一個燈泡,那個電跟光是來自它的源頭。今天你們所有的接收到的加持都是來自傳承,來自悉達多王子,喬達摩佛陀。謝謝。

我感恩佛陀。感恩佛陀。

接下來我要唸一段短的迴向文。(仁波切用藏文唸了四句偈)
我所唸的是:

願吾樂時吾善流向他,
願此樂利遍布滿虛空,
願吾苦時吾承眾生哀,
願此苦海枯乾不復存。

我是認真的。


註一: 主持人 史丹佛大學教授 保羅.哈里森
註二: 史丹佛大學紀念教堂牧師 史丹佛大學教授 珍.蕭
註三: 在場的仁波切們及僧眾